花木兰日本撤档怎么回事?花木兰电影国内什么时候上映剧情介绍

栏目:资讯时间:2020-03-25 09:24:39热度:2℃

3月24日,据日媒报道,受新冠疫情的影响,迪士尼宣布,取消《花木兰》5月22日在日本上映的计划。此举也是为了防止新冠疫情扩散,以及保证观众安全。新的日期将在以后公布。

据悉,3月2日,迪士尼曾宣布将原定于4月17日在日本上映的迪士尼真人电影《花木兰》推迟至5月22日上映。

从3月初《花木兰》确定无缘中国首映、3月9日在好莱坞举行全球首映,再到3月12日取消伦敦首映礼、3月13日宣布全球撤档,《花木兰》的命运转折来得猝不及防。全球疫情爆发下,迪士尼对《花木兰》能够如期上映的坚持只不过是强弩之末。

事实上,除了疫情带来的撤档与延期,《花木兰》上映前遭遇的挫折比预想更多。去年8月,《花木兰》主演刘亦菲转发了《人民日报》支持香港警察的相关微博,导致电影遭到部分香港网友的抵制。

随着时间发展,香港网友对刘亦菲的抵制活动没有停息,反而在持续高涨。去年12月底,香港网友将刘亦菲《花木兰》的电影海报进行改图,将花木兰手持的剑改成香港警察的警棍,以表达不满。同时,香港网友对刘亦菲代言的Adidas进行罢卖活动,香港旺角的Adidas专卖店遭到示威者破坏。

已经不难预料,《花木兰》此后如在香港上映,在香港地区的票房大概率不会很好。

迪士尼首位真人华人公主的诞生并不容易。《花木兰》真人版从计划正式确认执行,到修改剧本、确认导演、拍摄完成,耗时超过3年。此前外媒《好莱坞报道者》已经对外报道,《花木兰》制作成本达到2亿美元。这是迪士尼近5年来成本最高的真人童话电影。

但现在重重的波折之下,《花木兰》能否不负帝国迪士尼的高成本与高期待,值得思考。

迪士尼IP+“中国定制”,《花木兰》的票房“双保险”

抵制风波加上疫情冲击之后,《花木兰》在全球的票房走势如何?答案不算太坏。

一方面是由于《花木兰》在海外市场整体口碑并未出现明显的滑坡情况。

3月9日《花木兰》好莱坞首映礼完毕之后,虽然烂番茄、Metacritic、IMDb平台尚未开分,但第一波电影口碑释出,海外媒体与影评人的评价褒贬不一。一部分认为电影打斗场面、场景设计让人叹为观止,明星卡司也相当适宜,展现了女性力量。

GeeksOfDoom影评人@ IamMichaelJLee评价,“最棒的迪士尼经典动画改编真人电影之一,将女性力量的主题和动画版经典场景做了当代化的改编,以此将动画版和《木兰辞》发扬光大。同时,摄影和战斗场景出挑,也颇有武侠遗风。”

一部分则持有不好看的态度,认为动画电影改变导致真人电影质量平庸。Screen Rant专题编辑@ MansoorAYM评价,“该片渴望成为一部出色的电影,但却意外地被对动画的改编绊住了脚。全片有一些闪光时刻,但反派孱弱和动作戏质量不连贯,导致了它的平庸。”

但海外口碑整体并不坏,这意味着《花木兰》在全球票房市场上有收割红利的可能。花木兰作为迪士尼的首位华人公主,背后是迪士尼动画电影黄金时代的IP积累与品牌支撑,从计划公布到演员选角,都备受国际瞩目。

上映前就有海外媒体预测,《花木兰》开画首周票房预测达到5000万美元-8000万美元,而北美的最终票房预测在1.4亿美元-2.3亿美元。这其中亚洲市场的票房并没有计算在内。

而在国内市场,从此前《花木兰》电影预告在国内掀起的讨论热度来看,该片口碑在国内或许也会出现莫衷一是的情况。

此前《花木兰》预告曝光时,国内粉丝对预告的反馈也出现两极化,一方面迅速对预告中刘亦菲的妆容,场景里的各种中式建筑,战争场面里的盔甲制式、兵器规格等进行讨论与质疑;一方面也为预告中显露出的人类情感、场面制作、演员表演、动作打戏等感到激动。

国内市场喜不喜欢《花木兰》?当然是喜欢的。因为这几乎可以算是迪士尼为国内市场定制的真人童话电影。演员阵容上,从刘亦菲到巩俐、甄子丹等,国际华人影星为华人公主抬桩,尽量讨好中国观众;电影元素上,魏晋妆容、福建土楼等各类东方文化符号高频出现,虽然不一定应用得当,但好莱坞试图自己的理解方式描画一个中国故事,诚意可见。

即便香港票房市场可能因为刘亦菲表露出的政治立场而出现失利,但是大陆市场显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,甚至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出现情绪化观影消费。《花木兰》撤档前,电影猫眼想看人数达到2.3万人,豆瓣上想看短评超过3600条,相关话题微博阅读数3.5亿,这部电影好感度与期待度或许是迪士尼真人童话里最高的。

虽然票房市场总是充满了各种意料之外,但是《花木兰》有迪士尼IP与中国市场作为“基本盘”,提前获得了“双保险”。

2020年“水逆”的迪士尼,《花木兰》是“救市主”还是“雪上霜”?

可是有“保险”是不是就能高枕无忧呢?

2020年的迪士尼并不顺利,受疫情影响,一直延续着帝王之路的迪士尼2020年开局有些坎坷。

首先是全球各区的迪士尼主题乐园因疫情爆发陆续关闭,而主题乐园作为迪士尼主要营收业务,迪士尼2020财年第二季度的业绩或将受到影响;随后北美院线大规模关闭,迪士尼《黑寡妇》《新变种人》等IP影片延迟或撤档,电影票房收入大减;近段时间,迪士尼由于美股市场的几次熔断,股价动荡不定;稍微利好一些的消息是,上线以来就突飞猛进的Disney+,在疫情期间有可能爆发出新的用户增量。

但这些影响是疫情爆发后的不可抗力,无人会因此质疑迪士尼的帝国品牌,真正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皮克斯与它最新的动画作品《1/2的魔法》。

这部电影3月6日于北美4310家影院大规模上映,电影口碑并不算差。烂番茄新鲜度达到87%,爆米花指数95%,Metacritic评分61,但受疫情影响,电影开画首周三天,票房仅3912万美元左右,创下皮克斯动画最低开画成绩之一。

截至上周末,《1/2的魔法》全球票房刚刚超过1亿美元。但是该电影制作成本并不低,外媒根据皮克斯一贯制作水准估测,《1/2的魔法》成本可能在1.75亿美元至2亿美元之间,显然如果电影想要依靠分账票房收回成本,那希望渺茫。已经有媒体预测,《1/2的魔法》或将成为皮克斯第二部亏损的电影(第一部为《恐龙当家》),也是亏损额度最大的电影。

3月21日《1/2的魔法》宣布开启数字点播付费,价格为19.99美元,4月3日正式上线Disney+。数字销售能为《1/2的魔法》带来多少收入不得而知,但电影的票房失利对于动画王国皮克斯而言是一个不小的冲击,对于迪士尼而言也是雪上加霜。

2020年开年皮克斯动画成为“哑炮”,这就让延迟上映的《花木兰》背负了不少压力。

在漫威超英宇宙刚刚告别初代英雄、培育新生代英雄的当下,迪士尼的票房收割能力或许出现减缓。如果2020年两部高成本作品接连亏损,那么好莱坞制片厂今年的票房收入排行可能会有变动。

另一方面,虽然《花木兰》有着IP效应与国内市场的加持,但是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的票房成绩一直存在相当的浮动性。近10年来,迪士尼一共推出了《爱丽丝梦游仙境1/2》《沉睡魔咒1/2》《灰姑娘》《美女与野兽》等15部真人童话电影。

这其中全球票房冲破10亿美元大关的电影达到3部,2017年《美女与野兽》的出现是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的转折点。2019年迪士尼接连推出的真人童话电影《狮子王》《阿拉丁》,在全球票房市场上获得成功,但也并非都是成功之作,《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》《爱丽丝梦游仙境2》等出现在了迪士尼的亏损榜单上。

而在国内,迪士尼的真人童话电影一直水土不服,除了《狮子王》与《奇幻森林》两部电影票房成绩较为亮眼,其他电影大部分票房体量在2-3亿左右,相对于迪士尼在国内粉丝基数惊人的漫威超英电影、屡屡打破行业天花板的动画电影,迪士尼的真人童话电影表现十分平庸。

《花木兰》能否创造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的国内票房新高,不得而知。但在外媒预测北美总票房1.4亿美元-2.3亿美元的情况下,国内票房至少贡献10亿左右票房,才能比较妥当的保证《花木兰》在全球票房市场上收回成本。

国内院线已经进入逐步复工的阶段,行业也期待着观众恢复正常观影甚至制造一波报复性消费,但是消费热潮或许比想象中来得晚一些,而《花木兰》能否在复工后赶上第一波观影热潮、又能在这股热潮中争夺多少红利,值得期待。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互联网采集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赞+0